皇家娱乐_皇家娱乐平台 - 皇家娱乐场

拨开朝鲜战争迷雾:第二批朝鲜族部队回国的经过

时间:2012-07-05 09:49 责任编辑:袁莉 来源:meiyetong.com 点击: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关于朝鲜战争的研究始终是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也是冷战国际史研究中成果最踊跃、最成熟的课题之一。在不断研究的过程中,朝鲜战争的历史真相逐步大白于天下。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有关这段历史的各国档案文献,特别是俄国的档案文献披露得比较完整和全面。
  在这场战争结束50年之际,笔者编辑出版了三卷中文本《朝鲜战争:俄国档案馆的解密文件》。该文件集刊载了有关朝鲜战争的俄国档案700余件,就其数量而言,大大超过了当时散见于各国刊物的俄文、英文和韩文文本、正是在利用这些档案资料的基础上,笔者写作并出版了《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一书。历史研究者的责任就在于揭开历史真相,尽可能地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不断地挖掘、梳理和解读原始档案文献,唯有如此,人们才能越来越接近真实的历史。近几年,又有大量新的有关朝鲜战争的俄国档案披露出来,通过对这些史料的分析和解读,笔者拟对过去研究中的某些重点问题,做一些补充和说明,再议苏联与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关系及作用。
  1949年中苏解决朝鲜问题的共同立场
  在以往的研究中,对于毛泽东和斯大林1949年在解决朝鲜统一问题上的立场,各国学者已经基本取得共识,但仍有一些细节不清楚,以至无法把历史的链条完整地连接起来。
  1949年春天传出消息,美军即将从朝鲜南部撤出,李承晚政权正在积极准备发动对北方的进攻,为此,金日成一方面向斯大林寻求大量的武器装备援助(6月初苏联满足了朝鲜的请求),一方面向毛泽东要求提供兵力支持。5月初,朝鲜人民军总政治部主任金一到达北平,转达了金日成的要求。毛泽东同意让中共军队中的朝鲜族部队携带全副武装开赴朝鲜,以防备南方可能发动的进攻,但同时“劝朝鲜同志不要向南朝鲜发动进攻,而是等待更有利的形势”,因为北方采取的进攻会引起美国的干预,而中共的军队主力已经南下,“不可能迅速地有力地给予支持”。
  6月底美军撤出朝鲜半岛后,三八线附近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南朝鲜的进攻似乎已迫在眉睫。此时,在得到武器(来自苏联)和兵力(来自中国)的有力保证后,金日成便考虑“先下手为强”。9月3日,金日成向苏联使馆提出了一项主动进攻计划,即抢先“对南方采取军事行动,夺占瓮津半岛及从瓮津半岛以东到开城附近的部分南朝鲜地区”,希望莫斯科批准采取这一行动。对此,苏联驻朝鲜大使和军事总顾问什特科夫表示支持。9月下旬,苏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了朝鲜的请求,并给予答复,拒绝批准金日成的计划。莫斯科的复电说,对于南方发动的进攻就意味着双方之间爆发战争,对此,“北朝鲜无论在军事方面还是在政治方面都没有做好准备”。同时还“必须指出,如果军事行动由北方主动发起并变为持久战争,那么这可能给美国人提供以各种方式对朝鲜事务进行干涉的借口”。苏联方面建议朝鲜“集中最大力量”,“在南朝鲜开展游击运动,建立解放区和准备全民武装起义”,同时加强军事力量,以便在南方发动进攻时实施反击。这就是说,斯大林同毛泽东一样,赞同金日成实现祖国统一的主张,但反对直接使用军事进攻的手段。
  对于此后一个多月事情发展的进程,缺乏文献证据。在以往发现的俄国解密档案中,只有11月5日斯大林致毛泽东的一封电报,其中谈到:“鉴于您的10月21日关于朝鲜问题的电报内容,我们认为必须通报您,我们支持针对你们所说的问题的那种意见,同时我们将依照这种精神向朝鲜朋友提出我们的劝告。”但是,毛泽东来电究竟谈了什么意见,莫斯科将向朝鲜提出什么劝告,都没有说明。
  直到2005年俄国学者又公布了一些解密档案,才把这一历史链条连接起来。这个文件就是莫洛托夫于10月26日为斯大林起草的一封以副外长葛罗米柯名义给毛泽东的回电,全文如下:
  北京
  致科瓦廖夫
请向毛泽东同志转达菲利波夫同志对其10月21日电报的答复内容:
  “致毛泽东同志。
  我们赞同您的意见,目前,朝鲜人民军(还)不应实施进攻行动。我们也曾经向朝鲜朋友指出,他们拟组织的朝鲜人民军对南方的进攻还不能付诸实施,因为,无论从军事方面,还是从政治方面,这种进攻行动都没有充分地准备好。
  在我们看来,目前朝鲜朋友在争取朝鲜统一的斗争中,应该把自己的力量集中在开展游击运动,以及在朝鲜南部地区建立解放区和全面加强朝鲜人民军的工作上。
  菲利波夫”
  请电告执行情况
  葛罗米柯[注:据列多夫斯基解释,括号中的“还”字为斯大林所加。这说明,斯大林知道毛泽东原则上不反对采取军事行动,只是对进攻时机有所考虑。]
  由此可以做出判断,9月下旬遭到莫斯科的拒绝后,北朝鲜又试图说服中国同意并支持其通过武力手段解决民族统一的问题,但显然同样遭到了拒绝。很可能是在与平壤接触期间或其后,10月21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表达了中国的意见,并征询莫斯科的意见,以便取得一致立场。也许是出于谨慎的考虑,11月5日给毛泽东发电报时,斯大林没有采用莫洛托夫的草稿,而是使用了前引那件用语非常简单的电报稿。尽管如此,莫洛托夫的电报稿还是清楚地反映了当时中苏两国领导人对朝鲜统一问题的一致立场 --不同意金日成立即采取军事手段解决南北朝鲜的统一问题。这就是说,至少在11月初,毛泽东和斯大林都没有为金日成打开绿灯。
  第二批朝鲜族部队回国的经过
  关于中国军队中朝鲜族部队回国的情况,过去已知的情况是:1949年5月金日成派人到北平,要求中共允许让林彪部队中的朝鲜族官兵回国。毛泽东与金一会谈后指示在东北的高岗,准备安排驻扎在沈阳和长春的两个朝鲜师回国。这两个师,即李德山任师长的164师和方虎山任师长的166师,当时均属东北军区建制。美军撤出朝鲜半岛后,7月上旬,金日成决定将这两个师调回朝鲜:沈阳师配置在新义州,长春师配置在罗南。回国时,164师实员10 821人,166师实员10 320人。会谈时毛泽东还答应,另外还有一支朝鲜族的部队正在南方作战,必要时也可以送他们回国。关于这第二批朝鲜族部队回国的情况,以前也有一些史料,但不够连贯,以至研究者对历史过程的描述有较大出入。[例如,关于第二批朝鲜族部队回国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时候以及由谁首先提出的,学者们就没有说清楚。]现在,把最新解密的俄国以及中国档案文献与以前发现的史料连接起来,情况就比较清楚了。
  1949年12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林彪。邓子恢。谭震联名致电中央军委:“据最新统计资料,在人民解放军各部队服役的朝鲜人有16 000左右。除了分散在人民解放军各部队的朝鲜人外,还有由他们的人组成的4个营。27个连。9个排。服现役的指挥员有:师级2人。团级5人。营级87 人。连级598人。排级400人。班级1 900人。他们都在人民解放军的队伍中经受了锻炼和教育,在中国同志的帮助下取得了很大进步。其中许多人从我军吸取了作战。创建武装力量和开展政治工作的经验。我们认为,他们中的多数人都可以当干部。我军部队南下后,在这些人中曾一度出现波动,有人要求送他们回国。但绝大多数人还是服从命令,并坚定地向南方进发。现在战争即将结束,为了朝鲜人民的利益,我们想把这些经过训练的干部送回朝鲜(想留下的我们就留下)。请中央讨论并答复能否送他们回国,以及朝鲜 (劳动)党方面是否希望他们在此时回国。如果答复是肯定的,我们将把他们集中起来并组成一个正规师或四五个正规团,经过短期训练后让他们回国。”29日,总参谋长聂荣臻给正在莫斯科访问的毛泽东转发了这封电报,并请求给予指示。
服务信息